没有文风,不存在的。
庄周中心相关。
咸的不行,没人催债。
日常失踪人口。
欢迎点梗,带上cp向。
我能消失一年(?)

【庄琰】一梦彼世一忘忧

庄周X蔡琰
ooc见谅
私设蔡邕
——————————————
蔡文姬第一次来到稷下。
外沿是巨大的机关道具,遍布高大防御墙的复杂文体。曹操证明了自己的身份后,那扇沉重的铜门缓缓的拉开……露出其内的场景——树叶飒索,落英古道。
道路尽头一个留着白色长髯的老者,手中持着柱形的灯笼,正看着这边笑。
蔡文姬坐在比她不知道大多少倍的胡笳琴上,跟在曹操身后,忽见她的义父往边上让了让,向那位老者介绍她。
“义女蔡琰。”
随后便是那老者望向她的,慈祥的目光。年幼的文姬,并看不出那注视中的怜惜。
“琰儿,这是稷下三贤的老夫子,是义父的导师。”
咦……比义父老多了……看起来很和蔼嘛……文姬摇着脑袋想。
“还有两位是庄夫子和墨夫子,得闲义父再带你去拜访。”
“学院内部倒也安全,不如让蔡姑娘四处走动,也好过在屋里闲坐。”老者揉着他的白髯笑呵呵的提出建议。
“琰儿,当心安全,见人不得无理。”
曹操与老者谈了几句便进屋去了,只匆匆的交代了文姬些许,放得她一人在附近飘荡。
————————————
“义父不陪文姬玩。”屈指轻拨琴弦,胡笳琴漏出几缕颤音“阿典也不在……”
“嗯……?”飘渺声音自上而下传来。“那……小蝴蝶呢……”
忽而一只荧蝶翩翩依人语落在女孩儿手背上,被动作一惊飞离,另寻了一安稳地收翼。文姬的视线便也随之跃到那处——指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指尖稳停一只蝶。
手的主人站立,高出胡笳琴半身,俯身把那只蝶移到文姬面前。荧蝶扇扇鳞翅绕着女孩儿一圈又一圈的飞着,最终停在胡笳琴上不动了。
待看够了,蔡文姬才想起边上的人,抬头是微逆光的视野,注视着从林荫中现出的身影。
“来了个……小客人啊……”悠缓的声音轻轻击打耳膜。那人言语时,身后千万灵光涌出,散落天地间。“喜欢,蝴蝶吗?”
蔡文姬伸出手去触着那些光点,嘴上却是忿忿的反驳:“才不小呢,人家可是美少女呢!”
“呵……”一语竟是惹得那人笑出声来,“文姬、吗?”笑末了依旧是问“蝴蝶,喜欢吗?”
“这不公平,大人果然阴险、狡猾,知道了人家的名字,可人家却不知道你叫什么!”依旧没有回答蝴蝶的问题,蔡文姬气鼓鼓的向眼前的人询问着说法。
绿眸微阖,樱唇微启。似是迷惘的神情,却让那人表现出慵懒。“嗯……我名庄周。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
蝴蝶?文姬扭头去看依旧在胡笳琴上安歇的那只荧蓝色蝶儿,又回头去端详庄周。
暗绿色的发丝,往淡了去便一如自己的头发。最吸引人的是那深邃的湖潮般的眼睛。瞳中似乎有一潭静水,能将人溺毙在其中。修长的身形,飘衍的裤裾,嫡仙般的人……
你是“……蝴……”
“胡笳琴吗?”庄周缓步走到文姬停坐的巨大物件上。手掌轻拂琴面,荧蝶随之飞起,绕人周几圈停在了他肩头“蔡邕把它做成这样了啊……”
“你认识父亲吗?”听见熟悉的名字,蔡文姬激动的在琴上坐起。
庄周颔首:“琴遇知音始可调……蔡邕的学问,尤其是音律,举世闻名……”
“对的,父亲教过文姬弹琴!”小小的手一挥,琴弦震颤,清越的琴声铮铮淙淙流出。
庄周顺着曲调完全闭上眼。少女还不是完全娴熟的琴技,与完全投入的心意,混合着胡笳琴的音色,和缓的在四周淌着。
“是……忘忧曲……”庄周睁开眼睛,喃喃出调名,看向那个操着琴的人,看进女孩眼中不符年龄的哀恸“……文姬。”
“!”蔡文姬一惊,抹了一把眼睛,却没有摸到意料中的眼泪。随后感觉头发被人揉了一把,抬头便是嫡仙被绿发遮去半边的脸。“不,不许摸人家的头!会长不高的!”
微带鼻塞的颤音,听起来特别委屈,惹得庄周一下噎住,待她缓过来,才问出接下来的话:“文姬,想见令尊吗?”
“想……想!”得到的自然是肯定回答,庄周心下了然,掌下荧光轻闪,将文姬安稳的带入梦境。
扶住女孩柔弱的身躯,在胡笳琴的座上靠好,庄周轻叹口气。手指拨过弦,震起一片和音。“一梦彼世,一曲忘忧。愿遇见你爱的人吧……”
——————————————
待文姬从梦中悠悠转醒,胡笳琴正停在老夫子与曹操会面的小屋舍前。
曹操正踏出门槛,一眼望见揉眼睛犯迷糊的义女,几步走上去问:“琰儿,困了?没有四处走吗?”
“义父……我有啊,我看见了……”话至此停顿,脑海中的记忆残片寻不出那人的名字。
曹操看着文姬左顾右盼像是寻找什么,最终把视线放在了胡笳琴上——那里,停着一只荧蓝色的灵蝶……
“对了,我看见了……蝴蝶!”文姬也随之呼出声“是……蝴蝶,很美的蝴蝶……”
喜欢蝴蝶吗?
好像独独这个问题没有回答过。
不过,答案兴许已经随着忧伤,遗忘在了梦境的哪个角落了吧。
不远处,水色的大鱼载着梦境之主,正缓缓离开……

私设这里文姬做的梦就是背景故事里梦见父亲的片段。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欢迎留言讨论人物性格w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