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风,不存在的。
庄周中心相关。
咸的不行,没人催债。
日常失踪人口。
欢迎点梗,带上cp向。
我能消失一年(?)

【庄扁】茶叶:mmp。

*cp向是庄周X扁鹊。
*没什么意义的小甜饼。
*没了,我还能继续咸鱼。




壶底产生气泡,晃悠悠升腾,至水面破裂,发出“啵”一声轻响。
扁鹊将视线从医书里拉回,看向边上煮茶的庄周。
水沸了。
庄周煮茶向来用心,沸水茶叶计算着时间掐秒熄火,以保证茶叶的最佳口感。
久煮茶叶老化,不仅会失了正合适的味,也会少茶的部分药性。这点即便是扁鹊,听庄周每回煮茶时絮絮叨叨,也难免耳濡目染知道些许。
可这次庄周没有计时,单手撑着脑袋发呆,眸中光点零星,大抵是又神游天外去了。
被手掌推出有些肉鼓鼓的脸颊,像个丸子一样。手指是漂亮的肉粉色,指甲修剪的圆润可爱。绿色碎发有些乱,但胜在柔软……扁鹊也一时忘了茶的事情,便任其沸腾。
茶叶渐渐变得透明,边缘破裂,化作渣碎在茶水里起舞。
稷下贤者依旧不闻茶水事,缓缓垂下的眼睫表明对方有了些许困意。
扁鹊瞥了眼壶中情况,内边冒起水雾,那是茶水开始蒸发了。
“……子休。”医师终是忍不住轻唤出声:“茶水已沸半刻了。”
“我知道。”
松开手支,打了个呵欠,庄周顺势将脑袋搁在了扁鹊肩膀上,这才懒懒的伸手挑掉火焰。抬首,他睁开的眼里,多了些先前看不见的笑意。
庄周说。
“不巧,缓也看了我半刻了。”

我就是突然想起来自己是个有50fo的咸鱼了(ni)
就点一篇文吧……庄周中心任意cp,占tag歉。
最理想的点法是“庄周相关cp+paro+梗”
大概八月末还债,没人就自己尬文。

莺莺!还能咸鱼!(?)

不行了不行了,我首页全是攻君和蝎子(的推荐),笑死我了……酒鱼圈部分太太集体推荐为哪般(?)

【酒鱼】大梦至桃源。
*cp是李白X庄周。
*私设有,ooc有。
*配图是和列表约的头像。
*第九报道!!!两千字,拉低总体颜值的懒莺,没时间捉虫了意会一下错字吧(ni)。

长安未宵禁前的夜,是热闹的。市井上叫卖各种琐碎玩意儿,茶馆里坐不少闲谈说客,花楼招揽客人的姑娘扑粉洒香,向路上衣着光鲜的公子哥频频投去媚眼。

“呵,热闹啊……”

李白坐于屋顶,抬头是长河晓星月辉浪漫,俯首是十里街道灯火通明。他啐去口中草稞,捞起手边酒水仰入肚。辛辣液体灌喉激得一时兴奋,尔后阵阵眩晕袭来。

天上黑夜,人间白昼,仿若将他夹与晨昏间。酒将人拖入虚幻,不知沉湎谁人梦境中。

*

待男子睁眼,入目是一片绯色,细看又是瓣瓣花朵漫天飞洒。春季桃开正艳,沿河道飘雨,落地铺就锦织。

当真是喝醉了。

李白嗤笑一声,知是梦,便不在意般前进——区区幻境,困住他青莲剑仙不成?

他又往前行了几步,路渐渐开阔,也逐渐有人声入耳。扫视四周,有水田秧苗,溪流垂柳。垂髫顽童在石子路旁捉着蟋蟀,耄耋妇老靠着高椅摇扇休憩。

异于长安繁华,别于酒市闹场,“自然和乐,好一派田园风光。”看罢景光,李白兀自发出感叹。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是好,自然好。”

被人接上话头,是出李白意料之外的。他原以为不过梦见一桃花源,各中人自得其乐,无暇顾他。谁知竟从一旁垂柳下传来话语,连着几个“自然”叫人一时难解。

那人自树下来,身周萦绕着蓝色光点,近了看才发现是小巧的蝶,不怕人地往李白身边凑。随那人一抬手,蝶便飞回其肩头,收翅驻足,颇为乖巧模样。

李白在打量对方。湖绿色的发微乱,遮去了半面表情。露出的单只眼睛墨睫垂下,似是将醒未醒。一身青蓝衣,长袍垂地,倒衬得人如画中仙,随时将羽化而去。

那人亦是在观察他,歪了些脑袋不知想些什么,最终出口一句——“少见,入梦者。”

“哈,阁下也知此为梦境。”不知对方底细,李白只随意搭上一句话,拉下柳条折去一段嫩枝习惯性的叼着。“也可称此处的清醒者了。”

那人听罢却只是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却是接道:“来者皆是客,若不嫌弃,便由我招待一番。可有什么喜好无?”

见人好客,李白也不推,左右不过一梦,不妨好好享受,便扬手直白曰。

“酒。”

*

那人带着李白往高墙边去了,数来第四颗桃树下挖出了一坛桃花酿,又携人去湖上泛舟游览。

扁舟上置一矮几,几上一坛启封的桃花酿。酒香随封纸裂口处飘出,在湖上飘远几里。

斜一只兰桨,划离岸便放任随水漂泊。佳酿倒上一杯,二人相坐对酌。

李白将杯中酒液大方饮尽,清冽香气自喉口漫入心间,回味无穷。第二杯便学那人分几口品尝,又是另一番清甜滋味。

第三杯翻手倾入湖中,他将空杯往那人面前一放,换回那人注目,咧嘴道:“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尽倾江湖里,赠饮天下人。”

那人便倾身自湖里鞠一捧水来饮下,回复着。“豪气如云,我倒是第一次见。”

“你见还少呢!”李白笑笑:“持剑长安城上刻诗一首,孤身闯入皇宫内一游,登高塔摘星辰,倚画楼赋诗文,哪样我没做过!”

酒意催使,他起身立舟尾,青莲出鞘。舞几式剑招,白刃划过湖面分水两半,产生的气流推扁舟逐渐向湖对岸行去。

二人正湖上游玩正酣,远处天光忽然暗红,似乎有嚎叫声隐隐传来。云印血色,兵刃斗戈,李白见情况有些不对,转首去看那人。

见那人微蹙了眉,他正打算询问,却听得声音说。“知己难求,千杯亦少,只是可惜……梦境终醒,你该回去了。”那人眉眼依旧,神色未变,却道出离别话语来。

还未待李白反应,忽大风起,不知何处卷来桃花惹眼。乱红如帘,何处人面?

*

庄周自梦中醒来,身周灵蝶光亦是黯淡几分。心绪难宁,无法再度入睡,忽闻三声叩,简单披了衣袍开门。

门外学士伯灵见人,弯腰一揖,说。

“夫子,秦犯稷下。”

点点头表示自己明了事态,能闯入梦境的不速之客,自然得好生招待。庄周一挥手,唤来鲲鱼坐其上,抬眸,望着远方战场。

“战。”

*

眼前光景褪色,也藉由这情况醒过酒来。大梦方罢,仍是一弯新月照屋檐瓦片,身旁搁置酒碗,再倒一杯尝,再无梦中滋味。

“桃花源,桃花酿……桃花人。”

轻叹一声,唇齿间似乎留有桃花香,任杂酒再饮几杯也无法消去,索性掷了酒碗,对天喃喃。“不过是一梦罢了,何以念念不忘……这天下之大,桃花源何处?”

*

剑仙李白初入长安,大显风光,收获知名,便退隐消失,追逐梦中桃源去了。

世人讥其愚,他也不恼,舞一曲青莲剑歌,吟一句十步一杀。终是将那些流言嗤语治服,却再没梦见过桃花。

待到玩累,雏鸟归巢。可等李白回到故土,迎接他的却是楼瓦废墟。大唐一队铁骑,楼兰覆灭,举目萧然。

二入长安!

依旧是是记忆中那繁华地,却无心再赏青天明月。他掌剑一举突入九重殿,扬声质问女帝恶行,却被真相击落云端,自长安城中驱逐,节节败退。

自此,李白除了剑在身侧,还多了一壶酒。持这两物足行天下,走访大江南北,行过东海天山。最终向着传说中广纳学士,传承技艺的的学府——稷下学院拜访去。

*

李白到达稷下时,天正微亮。未及学府,倒是先在稷下范围内的村庄里寻找酒肆。

村庄有溪河,河岸柳树垂条,路旁桃花林立。七更过,天晓,男女妇孺各自躬耕编织,场面一派和谐,引熟悉感如海潮层层推来。

不等确认什么,抛下从哪儿讨得些杂酒的想法,执青莲剑直往稷下学府奔去。

*

“伯灵,秦军一事,过去多久了?”庄周侧目,向身侧男子询问。

“回夫子,一年有余。墨瞿夫子带领众学友补修学府,如今也已经重建完毕。”孙膑微愣,仍是如实回答,却不愿过多忆起当年之景。

孙膑话罢,回看庄夫子,已经一如既往入梦去了,便叹口气正欲与人披上薄毯。

“嗯?”本该熟睡之人忽然发出一声疑音,碧瞳启睁,望向远方。

夫子神色情绪向来极少,孙膑不确定是否在其中捕捉到了一闪而逝的喜悦之情。只见得庄周挥手唤来鲲鱼,便向着学府外围去了。

“庄夫子的梦境笼罩稷下,这……是发现了入侵者吗?”学士孙膑喃喃,思索半天终是放弃。夫子都赶去了,总归不会出事。

*

李白瞥了一眼略眼熟的墙壁,径直数了第四颗桃花树下。刨去土层,俨然一坛桃花酿,封纸严实,完整未启。

破开纸封就着坛口抿上一口,记忆中清甜味道再度漫上心间。未待李白回味,话语紧接着传来,熟悉声色,缓缓入耳。

“我道是那位生徒如此大胆,敢在我眼皮子下偷酒吃。”他侧目,依旧是那人。绿发,蓝袍,携带荧蓝光点闯入人视线。

梦境,亦或是现实?李白不得知,只觉时刻似乎停留此处,再难行步。

“萍水相逢,不问名姓。如今再度相识,不介绍未免失礼。”那人启唇道来:“有虚称曰稷下贤者,实名为庄周,亦可称我子休。”

依旧是和煦话语,如同微风缓缓拂过,峡蝶闻声翩跹,同花瓣片片飞空,宛如当初杯酒醉长安,梦入桃花源。

那人道。

“来者皆是客,不妨与我对饮一杯?”

他道。

“好。”

不过是,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

十三棒报道,是这样的,绝症的锅我来背,我戏精喜欢加戏(ntm)。开车是因为爱情(各种意识流破车),瞬间出戏的各位抱歉【顶着锅突然开溜】

竹枝词:

前几天群里组织了次活动
文画接龙


lof翻车太多次,简书链接丢评论
[另外感谢仄仄链接的深情贡献]


话不多说 一口毒粮,拿好


参与人员:
1.蝎  @Aimer蝎_想找绑定画手然而我太渣
2.岚湾  @不喑
3.陵川  @陵川
4.竹由  @竹由_沉迷杀破狼
5.国宗  @王子さまKUNISO
6.阿仄  @阿仄一米八
7.九蟲  @虫正直
8.白厸  @白厸.
9.瑞鹤  @云中鹤
10.方丈  @咸鱼方丈
11.陆翛然 @陆翛然
12.眠鸦  @眠眠眠眠鸦
13.莺   @莺
14.洛央  @洛央


希望各位看官有一双
透过表象看到本质的眼睛
我们都是正经人

【庄琰】神说,丢了我。
*cp是庄周X蔡琰。
*神说,丢了我,你也不会好过。
*歌单五重空洞的点文。
* @鸢 ←画师手里扣来的图。(盖个锅跑了)

他又做梦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没有人知道。可是庄周却真的仔细数过的。
一千零八十四片。
那个绿发的男人抬手,在自己的发间梳理几下,抓下几片粉色的花瓣。
粉嵌绿,其实是很享受的一种颜色。
——他为什么知道?
庄周拉过自己长至肩膀的青绿发和那片嫩粉比对着。不好看,他最终摇了摇头。
他又名“懒惰。”
剪头发这种事,向来懒得去做。不过这次头发又长至肩膀了呢……
……又?
真奇怪啊,这次的梦境。让人有种隐隐的暴躁感,好似一只手捏住了胸腔命脉,让人不能呼吸。
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一番。那种感觉又化作虚无,最终回归他最初慵懒舒适的状态。
就宛如。
剜去了心脏,什么都不会再放入其中。
*
半夜醒来,想去倒一口水喝。
喉间干燥,渴求水液滋润。他抬手摸向一直规矩放在固定位置的小号茶杯,发现其中空空如也。
庄周踏着缓慢的步子摸出办公室,才给自己接上一杯清水,解了一时之渴。
想了想,手上自觉地泡起一杯咖啡端回原位,小茶杯被各种文件围绕,尤显得可怜。
满桌的公文,堆积无人处理。
很正常,他可是代称懒惰的恶魔,若是将文件全批完了,大概是脑子不正常。
庄周沉默了一会儿,取过最近的一份文案阅读起来。
慢吞吞的终于将一篇公文看完,晃悠悠的敲上章。
照他这个审批的速度,对比每天都增加一大叠的文件,竟然还没有把办公室淹没,真是神奇。
……真是,神奇。
庄周突然失去了睡意,撑着半边脑袋发呆。
*
“人间界的懒惰所占份额实在是太大了,希望大人能抽空去管理一下……”来传达任务的小恶魔这样说着。
“我知道了。”庄周只是这样回答。
人间界?罪恶遍布的地方,青发男人轻哼一声。
即使这次去将平衡梳理了,还有下次,下下次。人心便是这样可怕的东西,不思进取,自取消亡。
不过还是不能放任自流啊……
叹口气,身后巨大蝠翼张开,自窗台跃下,飞往人间界。
毕竟,善意本来就很渺小,若是再压榨的话……
会怎么样?似乎不会怎么样。
又或者说,怎样都与他无关。
那……又为什么要管?
庄周张开暗色的,属于罪恶的领域,心中仍然没有解答。
*
“呵欠……”
无所事事,困顿又不想睡觉,庄周少有这种状态。不过好在他准备了解决这种情况的方法。
打开抽屉,看一看他这些年的一些藏品,心情如果能愉悦起来,自然就能安心睡眠。
最初入目的精致盒子里,装满了大大小小纯白的羽翼。
一片片白绒从小到大排列,看着倒是赏心悦目,却怎么到不了喜爱的地步。
……他没事为什么收集天使的羽毛。
目光看向抽屉角落,暗红色的礼妆盒,里面摆着一枚戒指。
灰黑色,显得很脏。
而且,尺寸完全不符合成年男子的手指,倒像是给幼孩准备的尺寸。
庄周陷入沉思。
不对,太不对了,从这几天的状态来说。
他似乎在担忧着什么,自己的突然变化,还有一些看似完全没问题但是禁不起仔细推敲的事情。
往日慵懒的恶魔承认,他出了些毛病。
似乎,失去了什么。
无论是生活,还是内心。
*
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挣扎起来。额间沁出一层薄汗,眉间紧缩,像是在被什么恶魔猛兽追赶。
——怎么可能。
绿发少女端起一直放在固定位置的小茶杯,抿了一口其中的无糖咖啡,然后继续翻阅手中的文件。
怎么可能。
毕竟,他本身就是个可怕的恶魔啊。
目光从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转到旁边正睡觉的恶魔身上。
懒惰至极,性子古怪。长着一幅无害纯良面孔,实际上却黑暗的一塌糊涂。能力强大却极少使用……当然,有部分是被抑制的原因。
她瞥向自己尾指的灰黑色古朴戒指,封印着搭档过强的能力,此刻正流转着荧蓝的光芒。
总之,就是这么个性质恶劣的魔鬼——哦,头发有点长了,一会儿帮他剪剪。
少女嘲笑般哼了声,偏偏要打这么个赌……
看着床上青绿发男人猛地睁开了眼睛,起身惊疑的喘着气,她知道自己赌赢了。
于是司掌勤劳的天使笑了。
蔡琰开口,仿若不经心的将赌约道出。
“神说,丢了我……你也不会好过。”
*
恢复正常的庄周单手支着办公桌沿,一边打着呵欠,言语模糊的问:“在我睡觉期间……琰,看了多少公文了?”
“……滚。”
“别这样嘛,是不是再睡一次,差不多就能把剩下的批完了?”
回答恶魔的是茶杯扣击木桌发出的沉闷响声。
恶魔嗤笑一声,才发现正醒来的喉间有些干渴,便顺手端了挤在文案中的小茶杯抿了一口。
蔡琰故作凶狠的话语却被咽回了声道。
庄周抱住了他的搭档,用极轻柔的力道,将她拥入怀中。
埋首对方发间,恶魔发出满足的低语。
“我还是不信神。”
“但是,‘你’说的对。”
“‘神’说,丢了你,我也不会好过。”

*cp是扁鹊X庄周。
*鹊仙蝶妖。
*脑洞衍生于群里一位太太的私设蝶妖庄周。
*闪蝶,雄性翅多为蓝色,食落果。
喜鹊,黑羽白腹,食昆虫及果实。
放两张极其戳自己萌点的图。

“啪。”
树上一颗红果从天而降,惊扰了人一番好梦。躺在树下安睡的蝶妖睁开朦胧双眼,不经意瞟到了发出声响的物体,伸手将那块果子拾起来喂进嘴里。
吃起来有些酸,还没到烂熟,显然不是自然落果。庄周一面咀嚼着汁水想着,一面坐起伸了个懒腰,背靠着树干休憩。
“啪。”
又一颗果子落下,还滚了几圈,正停在青蓝色蝶妖手边。
不吃自然是白不吃,庄周很自然的拿起果实吞了下去。
……太酸了。
他蹙起了眉头,努力忍下那股酸意,同时也确定了什么。
蝶妖抬起头,目光正对一只啄着枝条的喜鹊。
黑色的喙几下将枝条咬断,两颗成熟的恰到好处的果子便这般落下来。
原来如此,之前的果子也是这样来的么。
庄周打了个呵欠,傍晚时分的阳光还有些暖意。
他看着那只喜鹊飞下,啄食果子,不一会儿就将不大的食物吞入肚,便赶在那鸟飞至第二枚果实前,抢先将果子握在了手里。
喜鹊歪了歪脑袋盯着他看,庄周似乎觉着那双有些淡色的眼睛在谴责他。
“噗嗤……”蝶妖弯眸一声轻笑,这才开口,用慵懒的音宣告。“见者有份,这颗果子归我了。”
见人这般宣示话语,那只喜鹊却没有远离,反是颇为不屑搭理般理了理自己因飞行而有些不整齐的黑羽。
“不知惧。”庄周只当是新生幼鹊不曾听过他名头,抖抖身后鳞片将那对充满了妖力的荧蓝翅翼展开。
妖族为草木兽禽化身,向来凭力量定尊卑,自视高未开化的生物一等。庄周为妖千年有余,道行高超。虽从未为祸一方,却是偶尔的会欺负些小生灵图些省力。
果然,看见那双闪动灵光的蝶翅,喜鹊就这样被吸引了视线。
“还有什么问题么,小喜鹊。”抿唇当他被威慑住了,庄周笑了笑,将手中果实往嘴边递去。
碧发绿眼,有些过长的额发遮去半边脸,却掩不去姣好容颜。蓝光璀璨,身后透明蝶翼扇动,那人一时被笼罩在缕缕光芒中。恰合弯眸轻笑,仿若九天上出尘仙人。
可他不是,他只是一位……
妖。
喜鹊眯起眼睛似乎想把人看的彻底些,最终发出一声喳叫。
庄周只是随性顺着声源瞥向那只鸟一眼……不,他已经不再是鸟身了。
黑羽化作三千青丝,只在额前留下一缕象征性的白发。雪色衣袍,俊俏容颜,淡灰眼瞳,那人用低沉嗓音轻语。
“嗯……见者有份?”
突如其来的变化震的庄周一时忘了进食,果子正举至嘴前动作,停于此刻。
“喜鹊”带着与妖力截然相反的力量缓缓走来,将一只手按在蝶妖背后的树干上,俯身凑近。
“我……”原本只当普通生灵的鸟儿竟也能化形,庄周霎时被那人话语堵的哑口无言。
“前两个果子,是谁吃的呢。”扁鹊眯起眼睛,正将对面男人不知所措的表情收在狭窄视野里。
垂下眼睑,他借着蝶妖的手指将那块果子纳入口中。几下咀嚼,甜味蔓延,却比之前那颗更甚。
维持着极近距离,那人将自己的仙力释放出,与庄周的妖力混合,交织,最终把蝶妖刻意散发的威压归无消去。
鹊仙开口,话语中似乎带着果子的香甜气息。
“还有什么问题么,小蝴蝶。”

*cp是庄周X蔡琰。
*现代同居设定,OOC有。
*年龄操作,蔡文姬高三,庄周大三。
*给朋友的小甜饼。 @鸢

“十四。”一个数字从口中吐出,伴着喝空茶的瓷杯落在桌面上的声音,回荡在过分寂静的客厅里。
已经十一点了,她把自己关在房里一声不响三个小时了……庄周一只手抚上了额角。
虽然知道她是在好好学习,可是连续学这么久……总归是要休息一下……
叫她休息一会儿罢——手放在门把上,庄周却犹豫了。
蔡琰不喜欢他进房间,总归是女孩子的卧室,有些自己隐私的小空间。
“叩叩”于是男子将动作改为轻击两下,在外面等候着。
兴许还应该给她泡一杯咖啡……来几块饼干之类,充充饥……吃了些东西容易困,早些睡了也好。
庄周胡思乱想的当儿,门内却没有回声。
“……琰儿?”一句轻语,门轴转动。身体快于思想先一步打开了房门。
房内灯还未熄,侧边背对着门,那张椅子背后,小小的人在安睡。中性笔虚搭在虎口,随人呼吸在草稿纸上画出奇怪的画符。
……原来,只是睡着了么。
“辛苦了……”男人轻语,将趴在桌上的人抱起。
临近夏天倒也回了温,少女穿的也不多,只短袖短裤而已。
——也省去了脱衣服的麻烦,庄周叹了口气。
动作轻柔的将人放在床榻上,蔡琰的呼吸匀称悠长,倒是睡的很深很沉,即使男子这般动作也没有醒来。
庄周拉过薄被将她的身体遮盖住,又在床边端详了睡颜。
……小天使。庄周想。
“……十四。”他摇了摇头,又说了这个数字。“只有十四天了,一定很着急吧。”
“没关系的,我在,我陪着你。”
“同风雨,共进退。”
“所以,安心睡吧,愿你梦见想要的呐……”
“可以的话,私心梦见我吧。”
清凉的吻印在少女的眉心,仿佛落下一只扑闪翅翼的蝶。男子起身出去,悄然带上了门。
啪。灯光打落,徒剩月光朦胧,留给房内一室星河。

#每一天,都陪着你。

#庄琰#

@鸢

林北方:


*现代设定


*一位朋友的点文,给一个人的高三高考的祝福贺文,高考加油。


五月的温度刚好,虽然小雨连绵不绝,还稍有点闷,相比四月的清冷更令人舒心。


今儿的天气有些燥热,老师抠门得很,为了伸张节俭生活,毅然决然的拒绝学生们开空调的请求,只任那摇摇欲坠的电风扇吱呀呀的旋转,身旁是堆积如山的课本,作业和复习资料,平常的吵闹惬意如今已被紧张严肃替代,讲台上叠放着作业,这让坐在下面的同学们只看到老师的头在攒动,手中的粉笔哗哗的不停息的掉落着白色的粉笔屑,密密麻麻的板书,看的让人着实有些眼花,可对于正在备战高考的各位,大概已是家常便饭。翠绿的短发随着头不停息的抬头,低下而晃动,有时汗珠划过脸颊才去用袖子稍稍擦拭,时间如流水,一分一秒也不肯放过,唯恐笔记少记了那么一点,分数少了那么一两分,排名低了那么几百名。


俗话说得好,提高一分,干掉千人。


娇小的人咬紧牙关,手中的笔飞速的记录着板书,不时瞄一眼摊开的例题


加油,熬过去。


她是这么勉励自己的,事到如今,鼓励自己的话也不需要多少令人眼花缭乱的词汇,一句简单的加油便可。


一晃一天,夕阳倚在不远的山腰上,凝望着从高中校门走出的疲劳的学生们,光线的照射忽的强烈了些,绿色的小身影眯了眯眼睛,心中想的如何分配这剩下的寥寥几日,当然,还有早已成为习惯的想念一个人


庄周。


庄周比她大了那么几岁,大三。生活还算悠闲,总会陪她聊上几句,也算是给她忙碌的高中生活添了几分乐趣。他们在网络相识,聊得投机,自然到后来无话不谈,彼此也成为对方生活中一个重要的人儿。


最近,庄周也听说了她备战高考的消息,抓着她空余的时间陪她聊上几句,作为前辈,在作息与饮食方面指导了一番。
桌上的手机不安分的震动了几下,正在阅览的庄周将手机捞到面前看了眼


“我回来了,子休”


原来是琰儿。


庄子休半醒半梦的眸弯了弯,节指分明的手在键盘上打了一串文字


“欢迎回来,琰儿”


蔡琰早已坐在书房里开始奋笔疾书,瞟了一眼给自己回了消息庄子休,纠结于是先把题写完还是先回复对方的消息


“子休,我在写题,一会聊”
“好,安心去便是,我等你。”


看到了对方的消息,蔡琰才安下心来,只是这么几句简单的话,让她一天都被烦躁与紧张不安的心情此时被愉悦所包裹,子休总是给人一种温文尔雅,温柔的感觉,总能让人对他放一百个,一万个心。想到这,蔡琰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习题上


要好好加油啊!不能让子休失望!


习题不是一般的困难,写的过程中身边翻阅了数不清的资料,几十次演算,查漏补缺。写累了,倦了,便起身走到洗手间洗了吧冷水脸振作精神,继续走回书桌前奋战,旁边的手机不停的闪烁着绿色的消息指示灯,蔡琰知道子休一直在等着自己,努了努唇又加快了速度……


已是半夜,坐在桌前的人伸了个懒腰,任务总算大功告成,发出“嗯”的满足声,不加思考拿起旁边的手机看了看消息


“琰儿,高考不是儿戏,要好好复习”
“不会的可以问我,尽我所能帮你解答”
“注意作息,不要太过努力坏了身子,不要熬夜,洗漱好了就睡”
“学校旁的油炸食品不要吃,回家吃点有营养的”
“别喝咖啡”
“有些困了,先睡下了,晚安”


消息终止在此。


“晚安”


回复了消息后按着庄周的意思,蔡琰洗漱完毕后
上了床,没过一会便阖了眼。


庄周靠着枕头接受到了蔡琰的消息后,转换了页面,屏幕光有些刺眼,这迫使他切换了护眼模式
说白了就是屏幕变黄了,随后调暗了亮度,可见,页面是一个网上预购车票的网站。


「A市—B市票」
「支付成功!」


时间是蔡琰高考的那一天,庄子休似乎为她准备了一份很大的惊喜。


定完车票,庄周也昏沉的闭了眸,原本不可听闻的鼻息声渐渐清晰,喜闻乐见的,庄周穿着校服睡死了。


高考当天,


六月的太阳不留颜面,毒辣辣的照在每个人的脸上,真是雨露均沾。


备战的各位被集中在操场上,高大的旗杆前校长慷慨激昂的不知疲倦的做着演讲,下面的听众泛着恹恹欲睡的感觉,蔡琰自然不肯放过一点可以复习的机会,耳边听着校长的致辞,心却在手中
捧着的复习书上。


绿色短发的青年站在门外,胸膛起伏的程度可以看出不久之前的剧烈运动,庄周插着腰,抬头张望了门卫室,不同于寻常的健步走去


“门卫先生,您好。我是蔡琰的朋友,今天她高考,我想给她一个惊喜鼓励她的斗志,您可愿网开一面放我进去?”


庄周走到门卫室窗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显得十分有礼貌,门卫打量了他一番,在印象分上已占优势,门卫打开了电动门。


“马上考试就要开始了,你快点吧。”
“十分感谢。”


小步跑进校门,回头告知了门卫一句


“所有科目考完得那一天,把这封信交于蔡琰”
随即将信件塞到窗口,不一会便消失在宽阔的道
路上。


“各位考生请注意,考试时间已到,请各位考生到指定教室等待监考老师到来,请立即到指定教室进行考试。”广播里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句话,蔡琰备好了文具,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不让自己紧张,走出教室门口,突然听见有人在唤她的名字,跑到栏杆前,惊喜,感动之情漫上心头,庄子休在下面举着一块很大的牌子,上面写着


“琰儿,高考加油!”



庄子休此时是汗流浃背,毕竟在高温下赶到学校,又赶到蔡琰所在的楼下,还是如此炎热的天气。蔡琰捂住了嘴,眼角好像有泪,又好像没有,她从未想过,子休会亲自不远万里来到B市只为了鼓励她中考加油。


真是小题大做啊!傻瓜。


蔡琰的眼中映着庄周一直微笑的面容,衣角凌乱也不去顾及,好像义无反顾的只为了做好现在手中的事。


蔡琰在教学楼上向着庄周点了点头,双手撑着栏杆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在这吵闹的环境中喊了一句


“谢谢你!子休!”


庄周好像听到了蔡琰的回应,冲她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蔡琰赶紧去指定教室,不然迟到了可就不好了。蔡琰转身离去,顺着栏杆一直看着庄周,直到拐弯口,才消失在人群中,这段时间里,庄周一直举着手上的牌子,一直挂着微笑,那大概是对蔡琰最好的鼓励。


加油,琰儿。
庄周想着
谢谢你,子休。
蔡琰想着


已是高考的第三天,在水笔落下的一刻,结束蔡琰高中生活的铃声响起,十几个星期的奋斗画上了未知的句号,蔡琰理了理课桌,背上了书包,出了教室门路过栏杆,她仿佛又看到了庄周,在那儿举着牌子,汗流浃背的冲着她笑。


怎么会,子休肯定早就离开B市了。


走过校门,门卫递给了她一封信,还羡慕的说着蔡琰有这样一位朋友可真好,她笑着不语,只是轻轻拆开信封,淡淡一行字将这信纸衬托的十分硕大


“你的努力都会有回报”
火热的风吹拂着蔡琰翠色的短发,她笑着,嘀咕了一句


“谢谢,你口中的话是世上最美的语言”
“不客气。”


高大的身躯不知从哪冒出,拥住了那娇小的身躯。


END
点文人 @莺

*cp是庄周X蔡琰。
*七罪七美梗。
*图片来自 @鸢
*画师难得的小甜饼。

“勤劳”伏在桌案上休息,一旁的文件堆砌的将小小的她没过。
翻动一页纸,绿瞳转向一旁审核文件的少女,男人的眉梢挑起几分。
睡着了?竟然……睡着了,称为勤劳的天使呦。男人放下手中书籍,带着玩味的注视着搭档的睡颜。
也许是文件量太多的原因吧,所以才让人这么厌烦工作啊……“懒惰”嗤笑一声——随后马上用指节压了唇边扩散的笑意。
——不要将她吵醒了。
离开时目光掠过对方的小指根,那里静静躺着名为媒介的东西,一个朴实无华的戒指。
男子眯起了眼,像是打算着什么。伸出手替天使将有些杂乱的发丝理顺。
安稳舒适的睡眠,算是替他审阅文件一个小小的补偿吧。这样想着,男子将随意披上的外套轻轻盖在少女的背上。
“好梦,我亲爱的琰。”

“唔……”睡眼惺忪从一场梦境中醒来,眼前景物重叠不清,少女揉了揉眼睛,辨明那是今天需要看完的公文——双人份的,因为她的搭档鲜少做这些工作。
也就是说,桌上这一叠文件的批阅,都将由她一人完成。
她起身,有些不满的想要发出抗议,却被身上多出来的重量吸引了去。
——燕尾服。
她再熟悉不过,那个连穿外套都嫌麻烦的恶魔,所谓勤劳的反面——懒惰。
也难得……他会做些温柔的事吗。天使迟疑了一下,拢了拢衣服,打定主意继续审阅文件。右手伸去执起纸张,余光不经意瞟到了手上的媒介。
……正静静的躺在无名指上。
指尖魔法阵刻画,凝起一颗不大的魔法弹,被少女随手甩去远处看书的人脑袋上,命中。
“……你在做什么?”即便是被作为攻击的目标,男子也懒得变动位置,只是瞥向眼角那个女孩。一瞥过却将下半面孔沉入书面,用厚重的纸张掩去嘴的笑意。
恶魔在笑,他说:“琰,文件还很多。”
“也不看看是拜谁所赐。”天使气恼的撇开刚才一不小心撞上的视线,用自认为凶狠的语气数落着“要不是某人懒惰,也不至于将公文拖到现在……”
少女絮絮叨叨的,却是重新拿起一沓文件看了起来。那件燕尾服扔披在身上,还带着两人的温度。
男子笑得更欢,也不敢太明显,结束对话继续心情愉悦的看书。
恶魔的视觉很好。
比方说,随着那一瞥看到的。依旧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和搭档几抹绿色发丝后,那通红的耳尖。
也许,就这样懒惰下去也不错。
庄周想。

*关于设定,相对应的天使和恶魔分别组成搭档,共同管理世间善罪。
*天使阻止恶魔爆发迷失,恶魔代替天使下定一些断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