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风,不存在的。
庄周中心相关。
咸的不行,没人催债。
日常失踪人口。
欢迎点梗,带上cp向。
我能消失一年(?)

【酒鱼】小子休养成计划——六岁。


*cp是李白X庄周。
*大概是庄周从小被李白抚养,从六岁到二十一岁,一岁一个小段故事。
*无意义的小甜饼。
*随心更(按着打死)。
*最后表白一下各位产酒鱼的太太,太好吃了。

“白……太白。”小小的脑袋从门口探出来,脸蛋上铺着一层草灰,但是仍能看到青绿发丝下有些红润的脸色。
小家伙伸出一只指头比划着,指了指闻声走来的男人的手:“手……可以给周吗?”说着摊开小小手掌在人前。
“嗯?怎么弄的脏兮兮的……”栗发男人询问着,俯下身凑近。用指腹抹去小孩脸上的灰尘,边好奇地将另一只手递过去,悬在小家伙面前。
没有回应,小孩儿认真的掰开男人的手,一把抓住了食指,这才把一直背在身后的手露出来——掌心一个小草戒,还坠着红花。
“这个……给太白。”小孩边抓着人手指,小心翼翼将草戒套了进去,却堪堪卡在对方第二指节。“啊……做小了。”
懊恼的嘟起嘴,幼孩还有些柔软的脸蛋像极了包子,惹得男人忍不住笑出声:“呵,子休甚是……可爱。”
说着将草戒褪下,执起对方的手。“无妨,此处不合适,换个地方便是。”戒无声滑入手指,宽松套在对方指跟。“子休先替我保管着,如何?”
“好——”软软诺诺的回答着,小小的庄周收起了手掌,将草戒护好,一边嘟囔着:“太白的手,好大……比周大很多。”
“子休也会长大的。”男人伸手穿过庄周腋下,将他抱到了怀里,几步跨出门,走去井边给人打水擦脸。
井水倒进脸盆,还有些凉意。男人用手温了帕子,这才拿去擦拭庄周脸上的灰尘。常年练剑的手对力度的把控有些过重,叫庄周有些不适的蹙起眉。小脸皱成一团,向下将半张脸埋进毛巾里,阻了李白继续擦拭的动作。
“太白,会等周长大吗……?”随着一声突发的疑问,男子低下头,正巧与小庄周露在外的两只眼睛撞在一起。
难得一片沉默。
“等?如何等。李某停不下这时间,自是等不得子休的。”良久,才从剑仙口中得到回应。
他已是二十有余,怕是孩子都如这般大了,又如何同人定下期许与未来。只是……
“比起等子休成长,李某倒更想同子休一道去经历这世间的春夏秋冬,风花雪月——子休可是觉得,陪你长大不如等你长大了?”
小孩的眼睛微眨,听人话语还有些懵,却只听明了最后一句。
趁人发呆片刻,湿帕又在脸上擦拭几下,算是将原本的肤色还了回来。
“陪……想要太白陪,周会努力长大……终会同太白一般高大。”反应过来的庄周这样说着,这才把整个脑袋从巾帕里探出来。
“亦要太白一直做陪。”戴着草戒的小手吃力环住对方颈项,伏在人耳边悄声语道:“太白,最喜欢了,周可以亲一下吗?”
“心悦之人的要求岂有拒绝的道理。”诧异只在脸上闪过一霎,李白只是笑。将毛巾放到一旁,腾出的双手将人拥紧了些。“我不会离开,子休不必担心这些……那么,想好要亲哪里了么?”
“唔……要亲,脸。”小庄周思索着说,最后一字极为小声,话罢怕人反悔似的飞快在男人侧脸上留下一吻。
“叭。”男人耳畔听见尤为响亮一声,转过视线却见小庄周飞快的低下头去了。
如若抬起头,想来应是很可爱的模样吧?等他长大,那还有很多机会可以看到的……
将庄周抱回屋里安歇的李白这样想。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