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风,不存在的。
庄周中心相关。
咸的不行,没人催债。
日常失踪人口。
欢迎点梗,带上cp向。
我能消失一年(?)

*蔡文姬第一人称,隐藏庄琰,私心庄周tag。
*黑道组织paro。
*画师发刀子了我能怎么办。
*文与画皆为列表所作。
*祝各位新春快乐,请吃玻璃渣(按着打死

   刀刃自后背穿透胸口,刺破了特殊材质的衣料,折射着冷光的锋尖上滑着本属于自己的腥红。
    该死,还有残党吗。
    左手抓住刀身奋力侧了侧身,右手握枪反向寻着对方因为紧张而变得急促的呼吸声的方位开了一枪。
    枪声过后身后提着刀的力道晃了晃倒开,失去了那端支撑力的自己也因无法坚持站立,嘭的一声跪坐下下来。
    好痛…
    子弹用尽的手枪脱了手,双手略微发颤的握住胸前的利刃向后猛的用力将其推离。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在意哐当落地的凶器,仰起脖颈试图让气管舒畅些好汲取外界的氧气,结果呛出满嘴的铁锈味。血淤在口鼻的感觉很不好受,每一次呼吸都艰难而沉重。
    大脑已经没有闲情去处理耳机那头传来的声音了。
    有谁说了什么吗?
    ……
    神游的大脑却在此刻突然运作起来,紧接着一种异样的情绪迅速席卷了全身,右手飞快的扯下通讯的耳机用力甩出窗外。
    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只知道看着那个小巧的东西消失在视野的时候自己甚至松了口气。
    自己是不怕死的,至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从来就没有担心自己是否会死亡这件事,毕竟在这里,生死各有命。
    然而当熟悉的声音强硬的撞上耳膜的时候,自己还是退缩了。
    并不是畏惧所谓的生命流逝,而是害怕,害怕被看到这样的自己…
    慌张的伸手,颤抖着在一片阴影中摸索先前自己掉在地上的匕首。因为动作突然前倾了的重心顺势一歪,身子被拉扯着倒在地上。
    如果是这样,宁可去死。
    因为侧着头而偏倒的视线里出现那抹温和的绿色的时候,纵使努力压抑着喉咙里裹着血腥的呜咽,发酸的泪腺分泌出的温热液体还是迅速糊湿了眼前的一切。
    对不起,还是添麻烦了…
    手慢慢的收紧成拳继而自弃般的松开。
    对不起,我还是…追不上你…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