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风,不存在的。
庄周中心相关。
咸的不行,没人催债。
日常失踪人口。
欢迎点梗,带上cp向。
我能消失一年(?)

【庄扁】茶叶:mmp。

*cp向是庄周X扁鹊。
*没什么意义的小甜饼。
*没了,我还能继续咸鱼。




壶底产生气泡,晃悠悠升腾,至水面破裂,发出“啵”一声轻响。
扁鹊将视线从医书里拉回,看向边上煮茶的庄周。
水沸了。
庄周煮茶向来用心,沸水茶叶计算着时间掐秒熄火,以保证茶叶的最佳口感。
久煮茶叶老化,不仅会失了正合适的味,也会少茶的部分药性。这点即便是扁鹊,听庄周每回煮茶时絮絮叨叨,也难免耳濡目染知道些许。
可这次庄周没有计时,单手撑着脑袋发呆,眸中光点零星,大抵是又神游天外去了。
被手掌推出有些肉鼓鼓的脸颊,像个丸子一样。手指是漂亮的肉粉色,指甲修剪的圆润可爱。绿色碎发有些乱,但胜在柔软……扁鹊也一时忘了茶的事情,便任其沸腾。
茶叶渐渐变得透明,边缘破裂,化作渣碎在茶水里起舞。
稷下贤者依旧不闻茶水事,缓缓垂下的眼睫表明对方有了些许困意。
扁鹊瞥了眼壶中情况,内边冒起水雾,那是茶水开始蒸发了。
“……子休。”医师终是忍不住轻唤出声:“茶水已沸半刻了。”
“我知道。”
松开手支,打了个呵欠,庄周顺势将脑袋搁在了扁鹊肩膀上,这才懒懒的伸手挑掉火焰。抬首,他睁开的眼里,多了些先前看不见的笑意。
庄周说。
“不巧,缓也看了我半刻了。”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