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风,不存在的。
庄周中心相关。
咸的不行,没人催债。
日常失踪人口。
欢迎点梗,带上cp向。
我能消失一年(?)

【酒鱼】大梦至桃源。
*cp是李白X庄周。
*私设有,ooc有。
*配图是和列表约的头像。
*第九报道!!!两千字,拉低总体颜值的懒莺,没时间捉虫了意会一下错字吧(ni)。

长安未宵禁前的夜,是热闹的。市井上叫卖各种琐碎玩意儿,茶馆里坐不少闲谈说客,花楼招揽客人的姑娘扑粉洒香,向路上衣着光鲜的公子哥频频投去媚眼。

“呵,热闹啊……”

李白坐于屋顶,抬头是长河晓星月辉浪漫,俯首是十里街道灯火通明。他啐去口中草稞,捞起手边酒水仰入肚。辛辣液体灌喉激得一时兴奋,尔后阵阵眩晕袭来。

天上黑夜,人间白昼,仿若将他夹与晨昏间。酒将人拖入虚幻,不知沉湎谁人梦境中。

*

待男子睁眼,入目是一片绯色,细看又是瓣瓣花朵漫天飞洒。春季桃开正艳,沿河道飘雨,落地铺就锦织。

当真是喝醉了。

李白嗤笑一声,知是梦,便不在意般前进——区区幻境,困住他青莲剑仙不成?

他又往前行了几步,路渐渐开阔,也逐渐有人声入耳。扫视四周,有水田秧苗,溪流垂柳。垂髫顽童在石子路旁捉着蟋蟀,耄耋妇老靠着高椅摇扇休憩。

异于长安繁华,别于酒市闹场,“自然和乐,好一派田园风光。”看罢景光,李白兀自发出感叹。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自然是好,自然好。”

被人接上话头,是出李白意料之外的。他原以为不过梦见一桃花源,各中人自得其乐,无暇顾他。谁知竟从一旁垂柳下传来话语,连着几个“自然”叫人一时难解。

那人自树下来,身周萦绕着蓝色光点,近了看才发现是小巧的蝶,不怕人地往李白身边凑。随那人一抬手,蝶便飞回其肩头,收翅驻足,颇为乖巧模样。

李白在打量对方。湖绿色的发微乱,遮去了半面表情。露出的单只眼睛墨睫垂下,似是将醒未醒。一身青蓝衣,长袍垂地,倒衬得人如画中仙,随时将羽化而去。

那人亦是在观察他,歪了些脑袋不知想些什么,最终出口一句——“少见,入梦者。”

“哈,阁下也知此为梦境。”不知对方底细,李白只随意搭上一句话,拉下柳条折去一段嫩枝习惯性的叼着。“也可称此处的清醒者了。”

那人听罢却只是摇了摇头,不置可否,却是接道:“来者皆是客,若不嫌弃,便由我招待一番。可有什么喜好无?”

见人好客,李白也不推,左右不过一梦,不妨好好享受,便扬手直白曰。

“酒。”

*

那人带着李白往高墙边去了,数来第四颗桃树下挖出了一坛桃花酿,又携人去湖上泛舟游览。

扁舟上置一矮几,几上一坛启封的桃花酿。酒香随封纸裂口处飘出,在湖上飘远几里。

斜一只兰桨,划离岸便放任随水漂泊。佳酿倒上一杯,二人相坐对酌。

李白将杯中酒液大方饮尽,清冽香气自喉口漫入心间,回味无穷。第二杯便学那人分几口品尝,又是另一番清甜滋味。

第三杯翻手倾入湖中,他将空杯往那人面前一放,换回那人注目,咧嘴道:“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尽倾江湖里,赠饮天下人。”

那人便倾身自湖里鞠一捧水来饮下,回复着。“豪气如云,我倒是第一次见。”

“你见还少呢!”李白笑笑:“持剑长安城上刻诗一首,孤身闯入皇宫内一游,登高塔摘星辰,倚画楼赋诗文,哪样我没做过!”

酒意催使,他起身立舟尾,青莲出鞘。舞几式剑招,白刃划过湖面分水两半,产生的气流推扁舟逐渐向湖对岸行去。

二人正湖上游玩正酣,远处天光忽然暗红,似乎有嚎叫声隐隐传来。云印血色,兵刃斗戈,李白见情况有些不对,转首去看那人。

见那人微蹙了眉,他正打算询问,却听得声音说。“知己难求,千杯亦少,只是可惜……梦境终醒,你该回去了。”那人眉眼依旧,神色未变,却道出离别话语来。

还未待李白反应,忽大风起,不知何处卷来桃花惹眼。乱红如帘,何处人面?

*

庄周自梦中醒来,身周灵蝶光亦是黯淡几分。心绪难宁,无法再度入睡,忽闻三声叩,简单披了衣袍开门。

门外学士伯灵见人,弯腰一揖,说。

“夫子,秦犯稷下。”

点点头表示自己明了事态,能闯入梦境的不速之客,自然得好生招待。庄周一挥手,唤来鲲鱼坐其上,抬眸,望着远方战场。

“战。”

*

眼前光景褪色,也藉由这情况醒过酒来。大梦方罢,仍是一弯新月照屋檐瓦片,身旁搁置酒碗,再倒一杯尝,再无梦中滋味。

“桃花源,桃花酿……桃花人。”

轻叹一声,唇齿间似乎留有桃花香,任杂酒再饮几杯也无法消去,索性掷了酒碗,对天喃喃。“不过是一梦罢了,何以念念不忘……这天下之大,桃花源何处?”

*

剑仙李白初入长安,大显风光,收获知名,便退隐消失,追逐梦中桃源去了。

世人讥其愚,他也不恼,舞一曲青莲剑歌,吟一句十步一杀。终是将那些流言嗤语治服,却再没梦见过桃花。

待到玩累,雏鸟归巢。可等李白回到故土,迎接他的却是楼瓦废墟。大唐一队铁骑,楼兰覆灭,举目萧然。

二入长安!

依旧是是记忆中那繁华地,却无心再赏青天明月。他掌剑一举突入九重殿,扬声质问女帝恶行,却被真相击落云端,自长安城中驱逐,节节败退。

自此,李白除了剑在身侧,还多了一壶酒。持这两物足行天下,走访大江南北,行过东海天山。最终向着传说中广纳学士,传承技艺的的学府——稷下学院拜访去。

*

李白到达稷下时,天正微亮。未及学府,倒是先在稷下范围内的村庄里寻找酒肆。

村庄有溪河,河岸柳树垂条,路旁桃花林立。七更过,天晓,男女妇孺各自躬耕编织,场面一派和谐,引熟悉感如海潮层层推来。

不等确认什么,抛下从哪儿讨得些杂酒的想法,执青莲剑直往稷下学府奔去。

*

“伯灵,秦军一事,过去多久了?”庄周侧目,向身侧男子询问。

“回夫子,一年有余。墨瞿夫子带领众学友补修学府,如今也已经重建完毕。”孙膑微愣,仍是如实回答,却不愿过多忆起当年之景。

孙膑话罢,回看庄夫子,已经一如既往入梦去了,便叹口气正欲与人披上薄毯。

“嗯?”本该熟睡之人忽然发出一声疑音,碧瞳启睁,望向远方。

夫子神色情绪向来极少,孙膑不确定是否在其中捕捉到了一闪而逝的喜悦之情。只见得庄周挥手唤来鲲鱼,便向着学府外围去了。

“庄夫子的梦境笼罩稷下,这……是发现了入侵者吗?”学士孙膑喃喃,思索半天终是放弃。夫子都赶去了,总归不会出事。

*

李白瞥了一眼略眼熟的墙壁,径直数了第四颗桃花树下。刨去土层,俨然一坛桃花酿,封纸严实,完整未启。

破开纸封就着坛口抿上一口,记忆中清甜味道再度漫上心间。未待李白回味,话语紧接着传来,熟悉声色,缓缓入耳。

“我道是那位生徒如此大胆,敢在我眼皮子下偷酒吃。”他侧目,依旧是那人。绿发,蓝袍,携带荧蓝光点闯入人视线。

梦境,亦或是现实?李白不得知,只觉时刻似乎停留此处,再难行步。

“萍水相逢,不问名姓。如今再度相识,不介绍未免失礼。”那人启唇道来:“有虚称曰稷下贤者,实名为庄周,亦可称我子休。”

依旧是和煦话语,如同微风缓缓拂过,峡蝶闻声翩跹,同花瓣片片飞空,宛如当初杯酒醉长安,梦入桃花源。

那人道。

“来者皆是客,不妨与我对饮一杯?”

他道。

“好。”

不过是,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

评论(1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