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文风,不存在的。
庄周中心相关。
咸的不行,没人催债。
日常失踪人口。
欢迎点梗,带上cp向。
我能消失一年(?)

【庄琰】神说,丢了我。
*cp是庄周X蔡琰。
*神说,丢了我,你也不会好过。
*歌单五重空洞的点文。
* @鸢 ←画师手里扣来的图。(盖个锅跑了)

他又做梦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没有人知道。可是庄周却真的仔细数过的。
一千零八十四片。
那个绿发的男人抬手,在自己的发间梳理几下,抓下几片粉色的花瓣。
粉嵌绿,其实是很享受的一种颜色。
——他为什么知道?
庄周拉过自己长至肩膀的青绿发和那片嫩粉比对着。不好看,他最终摇了摇头。
他又名“懒惰。”
剪头发这种事,向来懒得去做。不过这次头发又长至肩膀了呢……
……又?
真奇怪啊,这次的梦境。让人有种隐隐的暴躁感,好似一只手捏住了胸腔命脉,让人不能呼吸。
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一番。那种感觉又化作虚无,最终回归他最初慵懒舒适的状态。
就宛如。
剜去了心脏,什么都不会再放入其中。
*
半夜醒来,想去倒一口水喝。
喉间干燥,渴求水液滋润。他抬手摸向一直规矩放在固定位置的小号茶杯,发现其中空空如也。
庄周踏着缓慢的步子摸出办公室,才给自己接上一杯清水,解了一时之渴。
想了想,手上自觉地泡起一杯咖啡端回原位,小茶杯被各种文件围绕,尤显得可怜。
满桌的公文,堆积无人处理。
很正常,他可是代称懒惰的恶魔,若是将文件全批完了,大概是脑子不正常。
庄周沉默了一会儿,取过最近的一份文案阅读起来。
慢吞吞的终于将一篇公文看完,晃悠悠的敲上章。
照他这个审批的速度,对比每天都增加一大叠的文件,竟然还没有把办公室淹没,真是神奇。
……真是,神奇。
庄周突然失去了睡意,撑着半边脑袋发呆。
*
“人间界的懒惰所占份额实在是太大了,希望大人能抽空去管理一下……”来传达任务的小恶魔这样说着。
“我知道了。”庄周只是这样回答。
人间界?罪恶遍布的地方,青发男人轻哼一声。
即使这次去将平衡梳理了,还有下次,下下次。人心便是这样可怕的东西,不思进取,自取消亡。
不过还是不能放任自流啊……
叹口气,身后巨大蝠翼张开,自窗台跃下,飞往人间界。
毕竟,善意本来就很渺小,若是再压榨的话……
会怎么样?似乎不会怎么样。
又或者说,怎样都与他无关。
那……又为什么要管?
庄周张开暗色的,属于罪恶的领域,心中仍然没有解答。
*
“呵欠……”
无所事事,困顿又不想睡觉,庄周少有这种状态。不过好在他准备了解决这种情况的方法。
打开抽屉,看一看他这些年的一些藏品,心情如果能愉悦起来,自然就能安心睡眠。
最初入目的精致盒子里,装满了大大小小纯白的羽翼。
一片片白绒从小到大排列,看着倒是赏心悦目,却怎么到不了喜爱的地步。
……他没事为什么收集天使的羽毛。
目光看向抽屉角落,暗红色的礼妆盒,里面摆着一枚戒指。
灰黑色,显得很脏。
而且,尺寸完全不符合成年男子的手指,倒像是给幼孩准备的尺寸。
庄周陷入沉思。
不对,太不对了,从这几天的状态来说。
他似乎在担忧着什么,自己的突然变化,还有一些看似完全没问题但是禁不起仔细推敲的事情。
往日慵懒的恶魔承认,他出了些毛病。
似乎,失去了什么。
无论是生活,还是内心。
*
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挣扎起来。额间沁出一层薄汗,眉间紧缩,像是在被什么恶魔猛兽追赶。
——怎么可能。
绿发少女端起一直放在固定位置的小茶杯,抿了一口其中的无糖咖啡,然后继续翻阅手中的文件。
怎么可能。
毕竟,他本身就是个可怕的恶魔啊。
目光从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转到旁边正睡觉的恶魔身上。
懒惰至极,性子古怪。长着一幅无害纯良面孔,实际上却黑暗的一塌糊涂。能力强大却极少使用……当然,有部分是被抑制的原因。
她瞥向自己尾指的灰黑色古朴戒指,封印着搭档过强的能力,此刻正流转着荧蓝的光芒。
总之,就是这么个性质恶劣的魔鬼——哦,头发有点长了,一会儿帮他剪剪。
少女嘲笑般哼了声,偏偏要打这么个赌……
看着床上青绿发男人猛地睁开了眼睛,起身惊疑的喘着气,她知道自己赌赢了。
于是司掌勤劳的天使笑了。
蔡琰开口,仿若不经心的将赌约道出。
“神说,丢了我……你也不会好过。”
*
恢复正常的庄周单手支着办公桌沿,一边打着呵欠,言语模糊的问:“在我睡觉期间……琰,看了多少公文了?”
“……滚。”
“别这样嘛,是不是再睡一次,差不多就能把剩下的批完了?”
回答恶魔的是茶杯扣击木桌发出的沉闷响声。
恶魔嗤笑一声,才发现正醒来的喉间有些干渴,便顺手端了挤在文案中的小茶杯抿了一口。
蔡琰故作凶狠的话语却被咽回了声道。
庄周抱住了他的搭档,用极轻柔的力道,将她拥入怀中。
埋首对方发间,恶魔发出满足的低语。
“我还是不信神。”
“但是,‘你’说的对。”
“‘神’说,丢了你,我也不会好过。”

评论(2)

热度(15)